第1461章 重入乱星海(1/2)

随缘盗唯一的一艘大型星舟之中,首领孔良束手垂立于旁,而在他原本的座位却被一位单手托腮,似乎正在思忖着什么的青年所占据。

而在星舟舰桥的周围,一种随缘盗中高阶武者站在原地瑟瑟发抖,之前那自称星盗团第二高手的狗腿武者此时更是双漆跪地,脑门儿抵着甲板不敢抬起分毫。

“原来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啊,当初在虚空乱流当中与元兴界两位七阶上人交锋的果然不止元凌天域的七阶上人一个。”

青年人在从船队首领事无巨细的讲述当中得知了近期元兴界的消息之后便陷入了沉思当中,过得片刻之后这才喃喃自语一般说道。

伺立在他身旁的随缘盗首领显然听到了青年武者的低语,眼皮子狠狠一跳便又立马将目光垂落了下去。

“所以,你们此番的行程路线之所以贴近元兴界的虚空乱流,其实便是为了寻找落单的星舟并伺机进行劫掠?”

青年武者在沉思了片刻之后,这才想起眼下身边还有一支星盗团需要处理。

“不敢,不敢!”

随缘盗首领肥厚的下巴剧烈的颤动着,连声道:“在下只是经营着一点儿小本生意,早就洗手不干了,这一回纯粹是鬼迷心窍,嘿,鬼迷心窍!”

青年武者“唔”了一声,道:“了解,你这支人马平日里行商,若是遇上了合适的机会也能立马转作星盗做上一票,而我只身一人乘着星舟从虚空乱流当中出来,显然便是最合适的目标无疑。”

“可不敢……可不敢这么说!”

首领忙不迭的摆着一双厚实如同兄长一般的手掌,神情间惊慌无比,道:“意外,这一次真是意外,还请真人原谅则个,原谅……”

一脸的油汗之下,这位随缘盗的首领心中也不免大感委屈和冤枉:谁能想到眼前堂堂一位高品真人,居然会伪装成一位初入六重天的武者来扮猪吃老虎?

乱星海当中无论是人是盗或者是其他,一个个都恨不能将自己的本事天天挂在嘴上耀武扬威,威慑本就是自保的一种,哪里有如眼前这位一般,非但不亮明自身修为气机,反倒一副生怕不能引来麻烦的模样,将自身的修为收敛隐藏到那般地步,这不纯粹就是为了坑人嘛!

然而腹诽归腹诽,随缘盗首领的脸上却不敢丝毫展露,只能是表现出一副任凭处置的模样,希望能够从对方手中求得一条生路。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果断伏低做小,也是乱星海的生存法则之一。

青年武者这时又问道:“元兴界的形势已然恶化到这般地步了吗?怎么会有那么多人为了逃离元兴界而选择强闯虚空乱流?”

随缘盗首领小心翼翼道:“其实类似的情况曾经也有发生过,七阶上人的交锋导致天域乱流大变,原本开辟的较为安全路径尽数被毁,原本被困在天域当中的商队或者本土势力,为了打破这种封闭的状态只能冒险进入虚空乱流重新开辟安全路径……”

青年武者闻言道:“你的意思是说,那些人也不完全

是为了逃离元兴界而强闯虚空乱流,应当还有诸多被困在了元兴界周边地星的外域之人,诸如商队之类?”

见得随缘盗首领忙不迭的点头奉承,青年武者神色不变,道:“元兴界实力强大,七阶上人就不说,修为在六阶以上的真人可是为数不少,而且这些人皆有出没虚空乱流的能力,想要找到一处安全路径应当并不难吧?更何况元兴界也并非没有观星师……”

随缘盗首领闻言苦笑道:“话虽这么说,可据说那些七阶上人在天域虚空乱流之中大打出手,将里面的虚空乱流搅扰的都升级成了虚空风暴,等闲六阶高手也不敢轻涉其中,至于观星师……,真正靠谱的又有几个?”

青年武者沉吟了片刻后,道:“这么说最稳妥的办法其实是等虚空乱流的狂暴渐渐过去,你刚刚说过曾经有过类似的情况,那么七阶上人在虚空乱流当中造成的余波通常需要多长时间平息?”

随缘盗首领见得眼前这个让他看不清根底的年轻人语气开始放缓,一直提着的心不由放松了几分,但表面上却不敢有丝毫怠慢,连忙道:“这个说不准,通常要看交锋的七阶上人数量,交锋的剧烈程度等等,但持续一两年的时间总归是要有的。”

青年武者恍然一般微微点了点头,大约已经明白那些被困在元兴界的外域商队为何会冒险强闯虚空乱流了。

纵使星空广阔无垠,一支在各大天域辗转的商队走上一两年只是等闲,但那都是在始终保持着联系的情况下。

一旦商队被困在某处隔绝一两年不得联系,哪怕再重新现世之后也定然已经物是人非。

敢在星空之下天域之间行走的商队,最次也如眼前这支亦商亦盗的队伍一般,有着一位六重天以上的高手作为主心骨。

只不过从元兴界天域乱流当中侥幸走出来的人总算也还有,因此,元兴界的消息倒也并非完全隔绝。

但从目前所掌握的情况来看,元兴界此番内部混乱所造成的影响绝对要比想象当中严重的多。

至少在岐京道场受损且本源精华泄露严重,加之源海失窃,元兴界数座州域面积缩减的情况下,元兴界在短时间内不可能再有第三位七阶上人现世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