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6章(1/2)

看着男人阴沉骇人的面色,姜宓瞳孔缩了缩。

男人身上气场太过强大,尤其是他动怒后,有种乌云压顶的震慑与压迫感。

姜宓从男人身上挣脱出来,她垂下眼敛,不敢看他的眼睛。

“你快去找人包扎吧——”

话没说完,手腕就被男人扣住,他将她拉至跟前。

“你替我包扎。”

“我不会。”

周珩眸光犀利,“姜宓,你以前什么都会,处理伤口,对你来说是易如反掌的事!”

周珩让管家将药箱提进来。

姜宓看着她不替他包扎,他就站着不动,任脑袋上的血不断往下流的男人,她咬了下唇后说道,“你坐下,我试着替你包扎一下。”

周珩坐到椅子上。

姜宓看着他头上的伤口,还好,伤口不深,不需要缝针。

她原本以为自己不会处理伤口的,但正儿八经处理起来,每个步骤,她都十分清楚。

好像以前她经常做这样的事似的。

其实现在在她心里,她已经接受了自己就是姜宓的事实。

只是还有许多疑惑没有解开。

替周珩包扎好伤口后,姜宓轻声说道,“处理好了,北王,我希望在我没有想起以前的事之前,你最好不要再来找我。”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情绪失控,更不知道下次还会不会做出伤害你的事——”

周珩高大的身子站了起来,他一步步朝姜宓逼近。

姜宓身子不断往后退,直到跌坐到床上。

她意识想要站起身,但男人高大身子,直接覆过来,将她圈锢在胸膛与软榻之间。

姜宓长睫颤栗得厉害。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