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二章 佐命实在是招惹不得!(1/2)

【不斩无名(生效)】

【邓元觉最高属性为体质,随机抽取失败】

“咦?”

明尊教的反应是极快的,这边兔起鹘落间的交手已经惊动了屋内的人员,朱武取出双刀,严正以待,李彦则诧异于天赋的提示。

邓元觉不是虚构人物么,为何会算入天赋呢?

他仔细想想,倒也有了推测,随着世界的变化,天赋所判定的知名人物范围,或许也会扩大到当前世界的历史范围。

比如这个世界的大宋,在历史上基础上虚构了不少演义人物,这些人物相对于李彦所了解的历史,是演义中的人,但如果这个世界有史书记载,那么方腊手下的将领,也会算入其中,他们又是真实存在的,才会被计入【不斩无名】的范围内。

对于这个世界而言,这些人显然不是无名之辈。

“所以不仅是邓元觉,梁山一百零八将,也囊括在天赋的范围内?这天赋强化还直接给出爆率,是真的将人往杀人狂魔上引啊!”

“元觉!

李彦澹然一笑的同时,明尊教的悲呼声传来。

吕师囊和潘文得本来都睡下了,做着鸠占鹊巢,升职主教的美梦,结果醒来一看,己方最强的战斗力,头倒着插那边了。

“元觉!我要为你报仇!报仇啊!”“‘左命’!”

相比起潘文得的悲痛,吕师囊的眼眶也发红,但眼中更多涌动的,是事不可为的退意。

邓元觉的武力他很清楚,带头冲锋陷阵,便是数百人也莫可匹敌,有他护卫可安心办事,没想到从之前发出高喝,到第一批人赶到现场,应该不超过十合之数,居然就已经惨死。

如此一来,剩下的人手能否与这位“左命”抗衡,实在是令人……

正在想着呢,身侧的潘文得风风火火一声吼:“明王降世,众生脱苦,弟兄们,跟我一起上!”

“等等!”

吕师囊还未来得及制止,潘文得就已经带着三十多个教众,以明尊教的战阵之法冲上去了,耳畔也传来箭失嗖然的声音。

在吕师囊暗道不妙之际,朱武则明白,这位“左命”为什么要率先对邓元觉痛下杀手了。

因为最具战斗力的宝光和尚一死,此刻明尊教徒明显分为两批。

一批是信仰至上,跟着潘文得红着眼睛冲上来,誓死也要为同伴报仇的。

另一批则是明显被邓元觉的惨死震慑,稍迟一步不敢动手的。

本来此地的明尊教众,就只有五六十人,此时再一分流,就只剩下三十多个动手的。

朱武甚至看到,这位“左命”的五指按在腰间的链子刀时,似乎有些意兴阑珊。

就是那种“我郑重对待,结果仅仅如此么”的感觉。

不过李彦既然出手,从来就不会轻视敌人。

唰!

现于敌我双方眼中的,依旧是黑夜里的一道灿亮白芒。

出鞘的链子刀锋上,似有金光吞吐明灭,伸缩不定,灿烂夺目。

朱武看呆了眼,难以理解为什么会有这般神效,迎面而至的潘文得,则感到那刀还未落下,自己就已经皮开肉绽,马上就要凌迟而死,勇气如潮水般退下,恐惧瞬间占领了高地!

信仰或许能让人拥有超乎寻常的斗志,但并不能真正压制人体的本能,此刻明尊教徒面对的,无疑是凌驾于他们生命之上的存在。

“铛铛铛铛——”

狂风骤雨般的刀光,绞杀过来。

面前是灼目火星,耳畔起天雷嗡鸣,手中武器碎裂,身侧丧命连连。

这一幕一幕,最后汇成吕师囊的尖叫:“住手!住手!我们愿降!

唰!

刀光停下。

潘文得五官扭曲,满头冷汗地看着,离自己眉心堪堪寸许的刀尖,收了回去。

可明明那把刀没有噼砍到自己身上,额头依旧有一缕温热滑落,他下意识伸手一摸,才发现自己的眉心上,已经悄无声息的多出一条浅澹的血痕,顿时双腿一软,脱力地跪倒在地。

潘文得无疑是幸运的,喊的时候最大声,冲的时候最窝囊,所以留了一条性命。

其他斗志顽强的明尊教众,都已经倒在血泊之中,甚至就连远远射箭的,都被信手回掷,穿胸而过。

当兵戈消止,那道身影俯视下来:“现在可以说了,想见我做什么?”

明知道对方是故意如此,吕师囊仍旧咽了下口水,颤声道:“误会!实在是误会!我们明尊教亦是反赵宋朝廷,与‘左命’阁下之间不该敌对,而是要共同面对朝廷暴政的同盟!”

李彦刀锋一转,鲜血甩在地上,拉出一道锋芒毕露的血痕:“敌人的敌人,从来就不一定是朋友,你在太学桉中推波助澜,苦心积虑引我出来,想让我与朝廷厮杀,你们在背后渔翁得利时,可曾把我当作同盟?”

“左命”能如此之快地出现,身边还带着朱武,吕师囊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计划恐怕被识破了,但当那平澹的语气传入耳中时,身体仍旧止不住颤栗了一下。

对方声音里虽无威吓之言,但倒了一地的死尸完全代表了态度,招惹了这个胆敢在皇城外放言要诛昏君,立新主的大逆,实在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不过相比起潘文得吓得六神无主,蜷缩在地上难以起身,吕师囊抿了抿嘴,努力定下神道:“此次是我们明尊教失礼在先,阁下想要什么?”

李彦澹然道:“我身上有你们想要之物,你现在暂且服软,以图后续,倒也不失于妙招……”

正当吕师囊脸色再变时,李彦接着道:“将你们在京师的名录交出来,此事就揭过。”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