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缓兵(下)

  晋阳,赵国故都,中原北地最为繁华的城邑之一。
  赵国的前身,为当时中原的霸主——晋国。
  说到晋阳城,就不得不提赵王丹的先祖,赵国基业的开拓者赵简子,也就是“赵氏孤儿”之中的孤儿赵武之孙。
  晋昭公时,公族衰弱,朝内大夫势力强,赵简子为大夫,专国事。
  晋阳城是赵氏一族的封地,赵简子派自己家臣董安于,在晋中盆地北端晋水北岸,悬瓮山东侧修筑晋阳城,周六里,面积数十平方公里,城墙高大坚固。
  晋阳城在建成伊始,便发挥了中流砥柱的北方坚城作用,两次使得赵氏转危为安。
  第一次是城建成后的当年,邯郸大夫赵午之子赵稷,伙同他的舅父中行氏及中行氏的姻亲范氏发兵围攻赵简子在国都“绛”(即“新田”,今山西侯马市)的官邸。
  赵简子被迫北走晋阳,抵抗赵稷联军。晋卿魏、韩、知氏三家联兵抗拒范、中行氏,复请赵简子回“绛”执政。
  晋阳第二次之战,发生在晋出公二十二年(公元前四百五十三年)。
  当时的晋国,由知伯执政。知伯勾结韩康子、魏桓子攻打晋阳。
  知伯攻城三月不下,又从晋祠悬瓮山下开渠(今知伯渠),引晋水(一说汾水或汾、晋二水)灌晋阳,“城不浸者三版”而不倒,可见晋阳城之坚固。
  晋阳城不但是赵氏一族的发源地,也是王氏一族的发源地。
  王氏,源自姬姓,因出自周朝王室,时人呼之为王家,遂以王为姓。当下秦国的将领王翦,就是晋阳王氏一族的十八代孙。
  赵氏一族东迁邯郸之后,王氏一族就成为晋阳城的第一大族。
  晋阳城的土地肥沃,民众众多,可谓是富饶之地。
  这个时代的商业,是不被官府限制的。王氏一族本为世家,又经营着当地众多的买卖,家族发展很是迅速。
  走进晋阳城内,街道宽敞整洁,四通八达。在城内的南城,沿着大街一直往前走,就来到了城内的所谓的“贵族区”,也是晋阳城内王宫的所在地。
  这片地域的住宅,建筑都极为豪华,皆为城内世家与贵族所有。
  这片区域的大街小巷,有不断巡逻的士卒,一般民众是进不来的。
  在这些住宅的最里面,有着一座占地极广的府邸,大门之上挂着的金字匾额,无不表明此府邸主人的身份。住在这座府邸的主人,正是王氏家族的族长王茂。
  王府住宅的外表,看上去很是普通。不过,一旦走进府内,就会发现处处透着朴素之下的奢华,雕梁画柱,楼台亭阁,随处可见。
  今天,王氏府上有一场宴会,很是热闹。停靠在大门两侧以及对面的厢车,排到了巷口边。宴会大厅外面,下人们更是脚步匆匆,忙个不停。
  一个穿着上等布料的中年管家,此时正对一个小厮道:“怎么回事?舞姬怎么现在还未来?你过去催促一下,让她们尽快过来,不要磨蹭。”
  “诺。”这个小厮忙回答道,转身朝旁边的一处院落跑去。
  还没有到那处院落门口,就看见从院落内,走出来一群身披薄纱,面色秀丽的少女。仔细看去,这些少女皆气质不错,纯真之中又带着几分的诱惑。
  “管家,她们来了。”这个小厮忙转身,朝厅外的中年管家喊道。
  这个中年管家瞪了这个小厮一眼,对其又大喝道:
  “你那么大声干吗?要是惊扰了厅内的贵人,你不免又要挨罚。”
  这个小厮马上对这个管家道:“管家,小人知错了,下次小人一定注意。”
  这个管家对这个小厮,挥了挥手道:“行了,你去通知一下,让他们尽快上菜吧。”
  随即,又转身对这群少女舞姬的领队言道:“今天宴会,来的都是主人的贵客。待会,你们进去表演可不能出半点纰漏,否则,我也不好向主家交代,你们明白么?”
  “我等谨记管家之言,会好好表演的。”
  这群少女语音轻柔,很是动听地道。
  这个管家点了点头,对这群舞姬道:“好了,不要说那么多了,你们赶快进去吧。”
  随着这群舞姬的进去,不一会,厅内就传出了动听悦耳的丝竹之声。
  厅内也不时传出,众多宾客与此府主人王茂的声音。
  这个管家却没有任何心思去听这些,在厅外不时指挥着下人们忙乎着,一会端菜,一会上酒,一刻也不敢松懈。
  主人王茂很要面子,如果宴请宾客的时候搞砸了什么,自己可真的就麻烦了。
  忙乎半天之后,这个中年管家不由松了口气。
  站在厅外,听得出来厅内是宾主尽欢,这场宴会,目前看起来很是顺利。
  此时厅内中央空地之上,刚才进来的那群舞姬正在翩翩起舞,白纱之间的舞姿很是动人。再配上厅内的典雅乐声,让人看上去很是享受。
  这时,厅外蓦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这个中年管家一惊,赶紧转过身来,就看到一个下人,正匆忙朝大厅跑来。
  见此,这个管家脸色不由一沉,过去拦住了这个下人,小声呵斥道:
  “主人正在厅内宴请宾客,你这么着急,有什么事么?”
  这个下人,忙凑到对这个中年管家耳边道:
  “管家,主上派去蓟都的少主,派人传回话来了,说有要事面见主上。”
  “哦,是这么回事呀。”这个中年管家不由愣了下。
  此番主人正在招待宾客,这个时候,显然不合适进去禀报。但这个管家也知道,少主去蓟都之事,对于王府来说,关系很大。
  主人王茂这么多天来,一直在询问此事,很是在意,不能耽搁。
  想了下后,这个管家对这个下人道:“你先去把少主派回来的人,带到偏房,我这就去禀报主人,看他怎么说。”
  吩咐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