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缓兵(上)

  燕国都城蓟都,王宫亲和殿内。
  夜已深,王宫之内,一片寂静。
  殿外,只有执勤的宫卫,在宫内巡视和四周警戒着。
  亲和殿内,灯火亦然点着,很是明亮。
  一阵夜风吹进殿内,灯光摇曳起来。
  一道投射在殿内墙上的身影,也随之晃动起来。
  姬康端坐在帐中,放下手中批阅过的一份文书。
  又从案桌之上,摆放着的众多文书中,抽出一册仔细看了起来。
  虽然燕国此时实现了内阁制,燕国的许多事情,姬康都放权给了几位阁相处理。
  但对于朝堂的重大决议以及前阵的兵事,姬康还是亲自把控着。
  在这大争之世,姬康不敢也不能有一丝的松懈。
  乐间率领的燕军主力,在平城驻扎也有近两个月的时间了。随着李牧之军的归降,整个中原北疆的战火,已经彻底平息下来。
  根据燕国朝堂的安排,李牧之军已开始进行重新的编制。赵军之中的老幼之卒,已开始逐渐裁撤,十五万大军能留下来的也只有两个军,六万多人。
  燕国军政分离的律制,对于雁门、云中两郡也没有例外。燕国吏部的官员,已经开始分批进驻到雁门、云中两郡各地,开始对这两郡,进行有效实质的管理和统治。
  而李牧与副将司马尚,则会在礼部长大夫廖山的陪同下,前来蓟都觐见姬康。
  案桌之上的文书,大多都是从前阵,以及刚刚被燕国统治的代郡、雁门、云中三郡,呈送过来的。这些新纳入到燕国疆域版图的地方,事情自然非常多。
  姬康手中的这份文书,是燕军前阵送来的账册。
  从燕国大军兵发代郡,到现在安置李牧之军的粮食、物资等用度,以及费用,这份文书之上记录的很是清楚明了。
  姬康看着文书上的一笔笔数字,心里也不断在进行着盘算。
  这次攻打代郡、雁门、云中的费用,不管是粮食、物资等,还是费用,确实是消耗很大,简直可以说是天文数字。不过,燕国的国力还是能承受起的。
  尤其是这刚纳入到燕国的北疆三郡,粮食也非常短缺,根本就没有储备。在秋收之前,这些地方的军队、民众的粮食消耗,也要靠燕国从国内不断输送。
  面对此等状况,燕国的压力徒然增加很多。
  燕国辽地以及蓟都地区,包括现在的齐地,所产粮食和储备是很多。但是你要输送过去,就不是一件简单的的事了。
  就说这三郡的道路,可不象燕国本土的官道一样,四通八达,而是崎岖难行。譬如云中郡,粮食输送过去,路途之上的消耗,就要达到输送粮食的一半,甚至更多。
  姬康现在终于知道,在前世中,秦始皇灭赵国,为何时间跨度会高达八年。
  除了秦军的杀戮,彻底激起赵国军民的抵抗之外。其中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秦军粮食后勤等补充,也严重制约着前阵的大军。
  不说别的,赵国穷呀!你攻打赵国,根本不要想灭其他国家一样,粮食可以在当地得到适当补充,全要靠从国内后方运送。
  燕国比起秦国更加累,你不但要负担自己大军的粮食消耗。更为重要的是,姬康怎么也做不到,面对占据疆域之内的民众,自己会放任不管,看着他们活活饿死。
  占据一地,就要治理一地,富裕一地。
  这是姬康在准备燕国一统中原之时,所定下的基本国策,也是姬康心中的坚持。
  如果自己光是为了王图霸业,不顾民众死活,自己来到这个时代,还有什么意义呢!
  “看来大军,暂时是不能南下了。先把这三郡的事情处理好,再说吧。”姬康合上了手中的文书,揉了揉太阳穴,脸色有点疲倦。
  代郡、雁门、云中三郡刚刚归于燕国,民心还未彻底归服。
  这个时候大军南下晋阳,一旦后方有风吹草动,燕国就有点被动了。
  再说,晋阳郡是赵国的故都,赵国的统治基础,比起雁门等三郡,要牢固很多。而晋阳赵国大将乐乘,率领的大军,也有数万之多,还是有一定实力的。
  “我燕国的辽地已经一统多年,前几年又并吞了齐国、卫国,如今更是把代郡、雁门、云中收入囊中。至此,我燕国,已经彻底形成一统中原之大势。”
  “当下的赵国,已成我燕国的囊中之物,待赵国再被我燕军占据之后,中原之地皆为燕土,而我燕国也就彻底连成一片,中原各国已不能与我燕国相争了。”
  “晋阳城反正也跑不掉,就待秋收之后,再行攻取也不迟。目前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恢复代郡、云中、雁门的民生经济,收拢三郡的民心。”
  想到这里,姬康对身旁侍候的侍官令王从,吩咐道:
  “明天一早,派人告诉情报局,让他们多加注意晋阳赵军的动向。另外,晋阳城的王氏家族,不是已派人来蓟都了,让情报局接触下,看来人怎么说?”
  言罢,姬康打了个哈欠,站起身来,准备回宫休息。
  春天的夜晚,夜空是很美丽的,尤其是在这个时代。
  一轮弯月,散发着皎洁光芒;满头星斗,点缀着墨黑的天空。
  前来蓟都觐见姬康的李牧与司马尚二人,此时在下都的武阳城内,仍没有休息。
  李牧站在安置自己居住的院落内,抬头正看着头顶的天空。
  虽然快至子时,但礼宾馆外面的大街上,路灯却非常明亮。这个时辰了,居然还能隐隐听到大街之上,传来人群的喧闹声。
  “将军,燕国的武阳城可真的是太好了,末将没想到燕国的民众,居然是如此生活的?”副将司马尚这个“大嘴巴”,在李牧身后不禁又一次发出感叹声。
  司马尚的这话,何尝不是李牧此时的心声。
  自从在廖山的陪同下,踏入到燕国的武阳郡后,沿途的所见所闻,可是让李牧等一行边郡之人,彻底开了眼界。
 &e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