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七章 陈栩上门

  “是啊,这样的事情,可不能外传……家丑不可外扬啊g。”邱老爷子叹了口气。
  就在二人还在谈话的时候,门口的保姆忽然急冲冲的走进来。
  “少爷,老爷,外边有一个叫陈栩的说要来拜访。”
  “陈栩?”邱老爷子和邱晓亮面面相觑。
  听到这个名字,他们下意识就想起了一个人。
  那就是今夕地产的老板。
  说到这个今夕地产,那不可谓不神秘,说是财大气粗都是在小看它,那家伙,强势进入夏市,并且强势站稳脚跟,那用之不竭的现金流堪称恐怖至极,不仅参与了夏市的房产开发,还把夏市附近的邻市的地也拿下了,这态势,彷佛就是有用不完的钱,就比如和周氏合作,能直接让周氏起死回生。到现在,尽管地方企业仍然面上表示不屑一顾,但其实都已经默认了陈栩的地位,并且努力的巴结。
  关于这个今夕地产,很多人都调查过,邱家自然不例外,但是均无所获,唯一可靠的消息那就是这个今夕地产和京城冬市的范潇集团有着关系。
  范潇集团那是什么集团?
  那是响当当的财团!
  投资遍布各业,一天的收入,便是很多企业一年的营收。
  有着范潇集团做靠山,进驻一个小小的夏市,那自然就不在话下了,那些扬言要打压今夕地产的人,到后面都没有了声气,这足以证明今夕地产的底蕴。
  这根本不是一家新兴公司。
  这是巨鳄下的虎崽,一只虎崽,即便是一只小小的虎崽,便已经能傲视群雄。
  而如今,掌管着这个虎崽的人,却找上门,这无疑让父子俩纳了闷,似乎邱家也没有什么业务上和今夕地产有联系的。
  该不是认错人吧?可能不是他们想的那个陈栩。
  这是父子俩冒出来的想法。
  因为他们实在想不到,陈栩找上门来的理由,总不能是来收购吧?邱家的企业业绩十分不好,此时收购,那不是接过一个烂摊子吗?绝不是一个具有聪明决策的人,所以不可能是这个目的,但是除了这个目的,他们也想不出别的了。
  “有递名片吗?”邱晓亮问道,想确认下到底是不是今夕地产的总经理陈栩。
  保姆摇摇头,她只是看到对方开着辆豪车过来,以为是老爷少爷认识的人,她又不是转职接待,平日里都有管家在处理这个事,只是今天黄叔要送邱晓彤去肖家。
  “没有名片,但是开着辆豪车过来,是奔驰。”保姆说道。
  “奔驰……”邱晓亮有些哭笑不得,这算什么有用信息,开豪车的人多了去了。
  “是一个人来的吗?”邱老爷子问道。
  “不是,还有一个,是个戴着眼镜的男人。”
  想了想,邱老爷子道:“还在外面?”
  “是的。”
  “带他们进来吧。”
  “是。”保姆赶紧小跑出去。
  邱老爷子站起来说道:“开着不错的车,不管是不是,先见一见。这会儿能来找我们,就算是骗子,我也得见一见。”
  后一句话有些自嘲,但是确实没错,自从公司陷入泥潭之后,邱家几乎成了人人避之不及的地方,以往还有不少人会来拜访,交好,但是这会儿全然不见了,现实就是这么残酷,风光时,身边总不缺捧哏,但是落难时,真心朋友却没有几个。
  邱晓亮点点头,也认同父亲的话。
  为表示尊重,二人还专门来到院前来等候。
  没一会儿,保姆便带着两个人走了进来。
  看到来人的样貌后,邱晓亮便愣住了。
  居然真的是陈栩!
  今夕地产的陈栩!
  邱老爷子显然也认出来,虽然他已经不在商场,但是商场很多事情邱晓亮还是会过来和他讨论,对于这位新晋之秀陈栩,虽然未曾相识,但是早已在新闻或者报纸上看过无数次,此一眼,他便认出来了。
  邱老爷子率先做出反应,非常热情的迎了上去。
  “真是贵客临门,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
  “邱老板,邱老爷子,这不请自来,叨扰了啊。”陈栩也笑着走过来说道。
  “哪里哪里,陈老板大名如雷贯耳如雷贯耳啊,一直就想找机会结识一下陈老板,但是奈何一直没找到机会,久仰大名已久,没想到能在今天一见,快快里边请,晓亮,把我书房里珍藏的那盒茶叶拿出来,我要与陈老板细细品尝一番。”邱老爷子热情的说道。
  “是。”邱晓亮连连点头,又对陈栩说道:“陈先生快进去里边坐,真是陋室见贵客,还是请不要介意。”
  “哪里话哪里话,斯是陋室,惟吾德馨啊。”
  “不敢,不敢,来,里边请。”邱老爷子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陈栩边和那位戴眼镜的男人走进了别墅客厅。
  邱家的客厅有专门的会客室,将陈栩和戴眼镜的男人迎进了会客室,又让刚从楼上把茶叶拿下来的邱晓亮亲自去倒水后,邱老爷子瞧着那戴眼镜的男人面生,不由露出询问的意味。
  “这位是?”
  “哦,这是我的秘书李凡,也是本公司的法务顾问之一。”
  “您好,我是李凡,木子李,凡人的凡,这是我的名片。”李凡文质彬彬的递过了一张名片。
  邱老爷子接过名片,心里却嘀咕陈栩的来意到底是什么,这还带着个法务顾问,也不知道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难道是我们公司有东西侵犯了今夕地产吗?但也不应该啊,这种小事,顶多了让下面人处理就好,犯不着陈栩亲自到来啊。
  莫不是,真是有意收购?
  邱老爷子摸不清楚陈栩的来意,但是常年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的他,自然是老油条一个,等到邱晓亮水拿到,便开始专心的给陈栩泡茶,然后家长里短起来。
  谈生意,其实和兵法差不多,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