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五章 师姑的梦中情人

  秦逍当然知道莫老四不是大傻子,能够进入剑窟的人,又怎能是傻子?
  “如此说来,紫木匣一共有四块,并非剑神留下,而是莫师叔留下来?”
  小师姑道:“一开始莫老三留下四块紫木匣,我们也闹不明白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莫老三除了在剑术上有些天赋,而且擅长雕工,不练剑的时候,就拿着剑谷的紫竹练习雕工,我们很好讲话,否则定要他赔偿破坏竹林的损失。紫木匣是紫竹所制,上面雕有图案,他交给我一块紫木匣之后,我将上面的图案拓印在纸上,才知道紫木匣与剑法有关。”
  “我明白了,剑神出山之时在剑窟留下的礼物,应该是一套高明的剑法。”秦逍道:“不过那剑法太高明,你们这些弟子的修为不到,还没有能力修炼那套剑术,所以他将那套剑法留在了剑窟,等着你们中间有人达到大天境领取修炼。”
  小师姑道:“一开始我们也是这样想,如果真是这样,莫老三为何没有学成里面的剑法,反倒是一夜白头?他是我们六人之中第一个踏入大天境的人,既然有能力进入剑窟,为何无法修炼那套剑法?”
  秦逍道:“小师姑,你是剑神最疼爱的弟子,那你对剑神的性情自然是很为了解?”
  “那是自然。”小师姑点头道:“师尊虽然剑法超凡脱俗,但却是世间人,喜好人间烟火......!”
  “能不能说一些我懂的话?”
  “你的愚蠢真是无可救药。”小师姑叹道:“所谓的世间人,就是吃喝嫖赌样样在行,现在听懂了?”
  秦逍愕然道:“你是说,被世人顶礼膜拜的剑神,是个吃喝嫖赌的人?”心下大感意外。
  在他看来,达到剑神那样的境界,自然是超然世外,又怎会沾染这些人间烟火气。
  “这有什么奇怪的。”小师姑满不在乎:“师尊素来不喜欢一本正经的人,他说活在人间,就要懂得品美酒赏美人,要是连人都做不好,又如何能练好剑?师尊这一辈子,吃尽天下美食,饮遍天下美酒,他看上的女人,那也都是万里挑一的大美人,嘿嘿,否则他又如何能在剑术上达到那样的成就?”
  秦逍看着小师姑,半晌才道:“如此说来,小师姑你真该庆幸那时候年纪太小,否则以你的姿容身材,剑神恐怕连你都看上,那定是一场轰动天下的绝世之恋。”
  小师姑噗嗤一笑,道:“你说的也没错,师尊从来不在乎世间的礼法,他说人生在世,只有尝尽了世间的酸甜苦辣,才能看透人间,也才能练出真正的人间之剑。”叹了口气,双手将然捧着脸颊,小女儿般道:“你没见过师尊,我告诉你说,师尊样貌英俊,风度翩翩,那可是女人心中真正的佳公子,哎,可惜那时候我太小.....!”
  秦逍没好气道:“小师姑,我现在终于知道你的性子从何而来,有其师必有其徒,剑神.....剑神都是那样一副德行,你还能好到哪里去。”
  “你还别说。”小师姑看着秦逍面孔:“你那眉眼,和他还真有几分相似,就连自我感觉良好的性子也和他十分相近。”
  秦逍听她说起剑神滔滔不绝,怀疑她真的有恋师倾向,唯恐这个话题还会一直下去,立刻道:“我问你剑神的性情,是想说那位莫师叔的性子肯定和他不一样。”
  “那自然不一样。”小师姑干脆利落道:“师尊风趣幽默,妙语连珠,莫老三半天憋不出一个屁来,完全不是一个级别。”
  “那有没有可能剑窟的剑法与莫师叔的性子不合,所以莫师叔绞尽脑汁都无法练成?”秦逍问道:“剑神性情洒脱,他的剑法自然也带了他的性情,莫老三......哦哦,不是,莫师叔性子与剑神大不相同,所以那剑法连他也都无法领悟出来?”
  小师姑眨了眨眼睛,眼中忽然泛出光芒,猛地起身来,竟然顾不得春光大泄,双手伸过来,抱住秦逍的脖子,在他额前狠狠亲了一口,欢喜道:“小师侄,你真是聪明绝顶,哈哈哈,我懂了,原来如此,哈哈哈......!”忽然发现秦逍正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自己,不由顺着秦逍目光低头看了一眼,才发现胸前的抹胸早不知去向,大笑之时,波涛汹涌,雪浪滔天,这一次是真真切切被秦逍看了个明明白白。
  小师姑立刻双臂抱住,重新坐进水中,没事人般道:“我想了这么多年,一直想不明白这中间的蹊跷。紫木匣分为四块,我的那块紫木匣拓印出来是剑法,那么其他三块自然也一样。莫老三将师尊留下的剑法雕刻在了紫木匣之上,四块合一,便是师尊的无上剑法。我一直奇怪,莫老三在剑道至上首屈一指,连他都领悟不出来的剑法,师尊为何要留下来?哈哈哈,原来如此,师尊那个糊涂虫,他只知道留下剑法,却不知道他的剑法要与性子相合,莫老四那大傻子,无论如何也练不成他的剑法。”
  秦逍方才看到小师姑的春光,喉头发干,不动声色地将衣襟拢在腿间,双臂互扣挡在那里,心想小师姑说话的声音果然又大又圆,真是好听。
  “小师姑,如果真是这样,崔京甲就算得到紫木匣也未必有用。”秦逍道:“他的性情应该与剑神也不相同?”
  小师姑得意洋洋道:“六大弟子之中,大师兄那个老王八蛋不知廉耻,贪杯好吃,与师尊略有些相似,但承袭师尊豪迈洒脱风采过人的气质,那就只有我了。”双手托起下巴,一幅感动模样:“原来师尊出山时候留下的礼物是为了我。小师侄,师尊聪慧绝伦,我觉着他是有意留下这套剑法,而且知道这套剑法必须要喝他性情相近的人才能练成,他离开的时候,心里只是想着我,那礼物就是给我留下来的......!”
  秦逍心想你方才还说剑神是个大糊涂虫,现在又说是特意留给你,这女人变起来,真如同六月的天气。
  “师尊,你对我的良苦用心,我今天终于明白了。”小师姑抬起头,仰望屋顶,“你放心,四块紫木匣,我无论用什么办法,都会占为己有......唔,都会合而为一,绝不让你的一番苦心付诸东流。”  “小师姑,你是要去抢其他几块紫木匣?”
  “什么叫抢?”小师姑瞟了他一眼,“这套剑法本就是师尊留给我的,我当然要遵照师尊的愿望,将紫木匣合二为一,里面的剑法只有我这样放荡不羁......唔,豪迈不羁的性子才能练成。小师侄,今天你立了大功,以后小师姑会好好报答你哦。”
  “你想要得到紫木匣恐怕不容易。”秦逍道:“崔京甲和紫衣监都在找寻紫木匣,四块合二为一的难度并不小。”
  小师姑笑道:“事在人为。我手里有了两块,到时候找机会从大师兄那老王八蛋手里将那块也抢过来,还有田老四,他武功没我高,到时候找他要,他要是不给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