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四章 无心亦无剑

  小师姑白了他一眼,道:“你现在才明白过来?”
  秦逍心下苦笑,暗想自己确实应该早就反应过来。
  他虽然知道沐夜姬出自剑谷,但剑谷的情况,他了解的其实并不多,只知道剑谷之中还真有一些高手。
  “紫衣监的人不敢杀到剑谷,是否就是因为剑神的缘故?”秦逍问道:“所以他们才暗中追查你的行踪,突然袭击?”
  小师姑冷冷一笑,不屑道:“紫衣监那帮太监虽然阴毒,但还没有实力出关对付剑谷。剑谷在昆仑山附近,这里是兀陀人的地盘,他们自然无法调动兵马围攻剑谷,即使是紫衣监的人,也担心出关之后会被兀陀人盯上,不敢轻举妄动,至若剑神.....!”说到此处,显出一丝黯然之色,道:“他早就不在人世了。”
  秦逍怔了一下。
  “当年血魔老祖向剑神挑战,剑神接受他的挑战,有一个重要的缘故,便是兀陀汗王曾经接受血魔老祖的吩咐,对剑谷秋毫无犯,而且将百里剑谷划为世外之地,不受兀陀的管辖。”小师姑下巴贴在浴桶边沿,若有所思:“说得直白一些,百里剑谷就是剑神的封地,属于国中之国了。”
  “原来如此。”秦逍明白过来。
  “如果不是血魔老祖,剑谷门人也不会有那世外之地。”小师姑幽幽道:“其实这事儿血魔老祖倒没有对外大张旗鼓宣扬,隔了多年之后我们才知道是血魔老祖在背后帮忙。血魔老祖也是敬重剑神才会如此,多年后向剑神下了战书,剑神才与他约定,在昆仑山一战。”
  “看来那老家伙还真是讲究。”秦逍笑道,随即问道:“小师姑,你为何要离开剑谷?当初剑谷派人追杀你,还说你是叛逆,是不是你从剑谷偷了什么东西?”
  “放屁。”小师姑翻了个白眼:“你小师姑洁身自好,怎会做那种偷鸡摸狗的事情?”将腮边一缕青丝撩到耳根后面,这小动作满是女人味,大言不惭道:“我只不过拿了崔京甲一件小东西而已。”
  “紫木匣!”秦逍脱口而出。
  小师姑娇媚一笑,道:“不错,就是紫木匣了。”
  秦逍这时候终于明白过来,当初剑谷门徒为何会追拿小师姑抢夺紫木匣,甚至称小师姑为叛徒,他一直以为那紫木匣是小师姑所有,剑谷门徒是想从小师姑手中抢夺霸占紫木匣。
  现在才知道,是小师姑拿了别人的紫木匣,那帮剑谷门徒只是要追回自己的东西。
  “小师姑,你脸皮真的很厚。”秦逍叹道:“我一直以为那紫木匣是你的东西,所以你说话才底气十足,原来......!”
  “原来什么?”小师姑瞪了秦逍一眼:“你又不知道剑谷发生什么,就不要在这里主持正义。”
  “说的也是,那是你们剑谷的事情,与我也没什么干系。”秦逍撇撇嘴,满不在乎道:“你不乐意说,我还不乐意听。”
  小师姑似笑非笑,道:“在我面前玩欲擒故纵,小伙子,你真是太嫩了。”
  “什么欲擒故纵,要说的是你,话说一半又故弄玄虚的还是你。”秦逍道:“今晚差点和你一起死在这里,现在让你说说我们为何差点死在这里,你还故弄玄虚,小师姑,看来你这的没将我当你自己人。”
  “小师侄,你这样说,小师姑会很伤心哦。”沐夜姬轻叹道:“小师姑正在为你谋划大事,你还说我不将你当成自己人,那还要如何证明我视你为己出?要不,你进来和我一起泡在里面共浴,这总能证明我的真诚吧?”
  秦逍冷哼一声,也不说话,心想我真要跳到浴桶里,你不把我打出来才怪。
  “剑神......哎,他是我们的师尊,时至今日,许多人对他恐怕还是心有余悸。”小师姑道:“血魔老祖与师尊在昆仑对决之时,天下公认师尊是天下第一高手,东极天斋那帮老修士就算混账,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东极天斋又是什么所在?”秦逍忍不住问道。
  小师姑道:“不知道也就没必要知道,那帮混蛋老修士,对他们知道的越少越好。”又道:“剑谷虽然人才济济,但师尊这一生,也只收了六名弟子,江湖称为剑谷六绝,我先前和你说过,你小师姑天赋异禀,自然也是其中之一。”
  秦逍忍不住往小师姑脖子下面瞅了瞅,只可惜脖子以下都是在水里,身上还搭着褙子,明明里面几乎是不着片缕春光大泄,但此刻却偏偏瞧不见什么,想到小师姑夸张的身材,心想你确实是天赋异禀。
  “六名弟子之中,师尊最宠爱的自然是我。”小师姑笑眯眯道:“是什么缘故,你自然也清楚。”
  秦逍忍不住低声道:“小师姑,难道你对剑神也卖弄风情,故意勾引他?”
  “大胆。”小师姑柳眉竖起,怒道:“你胡说什么,他是我师尊,我怎会勾引他?那岂不是不分尊卑?”叹了口气,道:“更何况那时候我还不到十岁,想要勾引他也没有本钱啊。”
  秦逍心想照你这样说,当年你若有现在这样傲人的本钱,你还真的准备去勾引?
  “师尊当年收我为弟子,其实不是因为我花容月貌,而是因为看出我天赋过人。”小师姑叹了口气,道:“若是这些年我老老实实练功,今晚也不会被紫衣监那群死太监弄得还要脱光了衣衫泡在水里,这笔仇迟早要找他们算还回来。”又道:“剑谷之中,有个家伙天赋虽然比我差那么一丢丢,但却有死脑筋,无论做什么,一条路走到底,就像个大傻子似地。”
  秦逍道:“小师姑,你在剑谷是不是属于人见人厌的角色?”
  “胡说。”小师姑立刻反驳:“我从小到大,都是百里剑谷一朵花,是个人见到都要做春梦的,小孩子不懂就莫胡说。”
  “你和老乞丐沈药师......唔,就是我那位便宜师傅的关系很不融洽,和崔京甲关系肯定也不好,你叫田鸿影吝啬鬼,现在说的那个家伙,你又说人家是大傻子,我发现你和身边的人都相处得不是很好。”秦逍道:“这些也证明你在剑谷的人脉其实很一般,你还敢说自己人见人爱?”
  小师姑笑道:“剑谷那么多人,总有些歪瓜裂枣,我说的这几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说话你别打岔,你还要不要听?”
  “你说吧,我听着。”秦逍对剑谷自然是很感兴趣,却也很想从小师姑口中知道更多关于剑谷的事情。
  “剑谷有一处剑窟,是师尊练剑之地。”小师姑道:“剑窟只有师尊一人能够踏入,不过那倒不是师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